众创干货 查看内容

新一轮海归创业潮:转型与跨境

2016-04-19 16:32 | 查看 631|来自: 小猪电商小程序

摘要: 新一轮海归创业潮:转型与跨境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新一代的海归还可以做得非常好的事情,就是把一些优秀的理念从海外带到国内,让国内的人能接触和选择到国外领先的产品及服务,甚至把国内的一些资本布局到海外,国内外一起合作开发国际市场,享受全球资本红利。”]

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后,中国新一轮创业创新大潮随之到来。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以及消费升级大趋势下,近年来在国内双创(创新创业)领域扮演着独特而重要角色的海归群体,也进入了创业黄金时期。

新一轮海归创业潮已经开启,越来越多的海归开始放弃国外优厚的薪水选择归国创业。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新一轮海归创业潮呈现出“海归归海”特点,即海归借助自己在海外积累的资源优势,帮助本土企业及国人布局海外.



近日,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执行秘书长苗绿公开表示:“随着中国消费升级和新经济业态涌现,当下是海归创业的又一个黄金时代。”不仅如此,资深海归创业人士黄征宇还指出:“海归创业不再只局限于像以前那样只在中国提供本土的服务和产品给中国客户,而是向客户提供全球化的服务和产品,例如全球最好的消费品、教育、科技、金融服务、投资产品等。新一代的海归不仅将海外优秀的理念带到国内,还帮助国内一些有志到海外发展的资本跨出国门,推动国内外优秀企业一起合作开发国际市场。”

当然,依旧有不少海归创业者水土不服,如何克服水土不服仍是海归创业者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上海交大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EMBA课程教授余明阳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海归对中国市场环境的适应能力有很大差异,有些海归在国外呆得久,对中国市场不了解,做法不接地气,尤其是一些技术出身的海归,专业技能很强,市场化能力却很弱,有好的产品或技术却没有办法推广。”

新一轮海归创业潮

2005年,刚从哈佛商学院毕业的黄征宇乘坐的美联航857次航班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缓缓降落时,他脑海里充满着未知。“那一年,其他同学已经开始了他们在华尔街的打拼,他们当中有的进入了投行,有的则投身于私募股权公司,像我这样毕业之后回中国来发展的,几乎寥寥。”宇沃资本董事长黄征宇回顾当年归国时候的境况,对《第一财经日报》感叹道:“如今海归越来越多,其中不乏大量创业者。”

近两年,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常去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名校。他发现,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意识越来越强烈,犹豫徘徊者越来越少,其中大量硅谷人才、美企高管回国。“中国创业的黄金10年已强劲启动,经济在持续增长,留学人员回国创业面临广阔的市场,机会无限,未来可期。”徐小平说。

黄征宇本身就是一位资深的海归创业者,早年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工业工程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之后他又在哈佛商学院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本可以继续在500强企业获得进一步发展的时候,他却放弃了Inter执行董事的高薪职位,毅然选择归国创业。在问及为何选择归国创业时,黄征宇表示,国内创业机会丰富,人才资源逐渐增多,尤其生态系统、退出机制都已经开始逐渐完善,对创业的看法和态度也越来越正确,所以会看到许多人放弃高薪选择创业。

对比美国创业圣地硅谷,黄征宇认为,海归创业只是一个开始,美国硅谷的成功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有很好的生态系统,硅谷有很好的高校和人才,很好的风投机构和合作伙伴,还有很多可能会收购这些创业公司的巨无霸公司。第二是有很好的退出机制,上市是一种机制,被收购也是一种。对风投机构来说这点尤其重要,能让他们比较放心地进行早期投资。第三是文化,在美国,创业会被人看作是一件光荣的事。虽然绝大多数创业都是失败的,在美国就有统计称96%的新公司在一年之后就不复存在,但创业成功是一件很艰辛又非常光荣和引以为豪的事情。目前,硅谷吸引创业者的种种重要因素也正在中国形成,致使很多海归放弃国外高薪选择归国创业。

对于这几年的海归创业热,余明阳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中国的海归创业从2010年开始发展速度特别快,目前已经达到相当规模。原因有三:首先,中国经济随着三十多年积累,基础加工业、基础平台、设施建设发展以及相关理念普及,具备了创新创业的条件。其次,由于中国海归绝大部分集中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这些地区发展平稳,没有大的创新创业的机会,同时很多打工一族也遇到天花板,他们觉得与其打工拿一份看起来不错的收入,不如归国拼搏创一番事业。最后,中国经济开始转型,急需新的创新,各地也纷纷打造了创新产业园区,出台了大量促进海外人才引进措施,对海归创业提供了大量人力物力支持。

面临转型

那么,对于海归创业群体而言,他们优势在哪里?黄征宇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从海归的学历背景来看,海归在这几个领域很有竞争优势:互联网、高科技和一些与前两者结合并具有突破性商业模式的领域。这些领域市场新、发展空间大、发展速度快,而且对比传统行业不需要有太多的人力,没有太多的现有竞争对手。因此,做得好的话,两三年就可以实现快速成长。

余明阳也对本报表示,海归创业主要集中在两大类,一类主要是海归学习和研究国外专业技术做拓展,这些技术比较集中于生物科技、医疗、材料科学等领域,这类领域固定资产投入量不大,尤其生物科技和食品科技方面的改进,一个很小的厂区就可以做出来。这类企业在江浙、福建、广东很多,看起来很小微,但利润很高,风控也很容易,资本市场很感兴趣;另一类主要是做国内国外市场对接、平台对接、贸易对接,把国外人脉优势跟国内优势对接起来。这两类一个做技术型,一个做平台型,占海归创业的70%。

事实上,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大量人员出国留学,也一直有海归归国创业。黄征宇介绍道,海归归国创业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波归国创业人士都是在海外有学历、有工作经验的人,他们创业集中在高科技产业和金融行业。第二波归国创业人士集中在互联网领域,但这个领域其实本土企业家做得更好,甚至占据主流,像阿里巴巴、腾讯、奇虎、小米等企业都是本土创业者创办。第三波海归创业潮,面临很大转型,由于将国外的模式照搬到中国的创业方式很多中国本土创业者现在也可以做,甚至因为拥有更多本土资源和更接地气能做得更好,这就给第三波海归创业者带来挑战。

机遇与挑战

那么,第三波海归潮和国内现实创业环境下,海归创业还能做些什么?

“滴滴打车总裁柳青,哈佛毕业后在高盛工作,后来加入滴滴打车创业团队,身为海归的柳青能给滴滴带来哪些价值?首先,她有机会帮助滴滴打车在海外融资;其次,滴滴打车跟海外一些企业竞争很激烈,帮助滴滴开展国际业务。类似柳青这样的海归,可以利用他们的海外资源优势、国际工作经验和全球化视野,帮助本土的公司谈一些国际化的合作。”黄征宇表示,“新一代的海归还可以做得非常好的事情,就是把一些优秀的理念从海外带到国内,让国内的人能接触和选择到国外领先的产品及服务,甚至把国内的一些资本布局到海外,国内外一起合作开发国际市场,享受全球资本红利。”

对于新一代海归创业能做什么,黄征宇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第一,把国外高端的概念和理念带入中国,而不只局限于商业模式。此前中国人注重“品牌消费”,现在很多新一代中国人要“品质生活”,因此可以把很多海外先进生活理念、生活方式带到中国,提供一些与之相关的产品。例如,两个80后海归女孩创办的JuiceUp将欧美最为流行的“轻断食排毒果汁法”带入了中国,这已经不只是引入商业模式,而是带来一种健康理念,这个是本土创业者很难抄的,果汁不难做,但理念的传递并让国人接受这样的理念却不容易,海归在国外生活多年,对国外先进理念的理解更为透彻,基于这个基础去做商业创新对海归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发展空间。

第二,把国内的一些资本布局到海外,国内外一起合作开发国际市场,享受全球资本红利,这也是宇沃资本在做的。目前中国人的投资理念还停留在比较早期,由于长期习惯做储蓄,一旦开始做投资,就容易陷入两个极端,一个是盲目追逐高收益,另一个是过度挑剔反而无从下手。事实上,投资风险一直存在,而且不同时期都会出现泡沫,但为什么海外有些家族基业长青,历经上百年而长盛不衰,秘密在于他们的理念非常先进。那么就可以把国外最先进的投资理念引入中国,帮助中国投资人了解美国0.01%的顶尖家族是如何理财的。这些人的家族财富好多都已经留传了百年,包括罗斯福家族、洛克菲勒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等,宇沃资本通过跟这些家族合作,能把他们这些理念引入中国,帮助中国本土投资者更好地进行财富管理。其次,中国资本肯定会不断走向国际化,走向国际则需要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帮助他们筛选好的投资机会,并且能专业管理,所以在这方面海归创业者可以扮演很好的角色。“这两点上,我发现目前还很少有本土企业家做得特别好,原因就在于模式易抄,而理念精髓最难抄。”

如何克服水土不服

新一波海归创业大潮已经掀起,然而细数海归创业过程中的一些困难,最困扰海归的问题仍是水土不服。

海外有过游学经历的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看到国内创业大潮兴起,很多海归急于归国创业,“而在我看来,先别盲目创业,先就业比较好,我创业也是因为我此前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经历,对中国市场有较深刻的了解。现在国内市场日新月异,一些海归在国外待久了,对国内的情况并不太了解。”

对于海归如何适应本土化,余明阳认为,首先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不能老是居高临下带着心理优越感跟别人对话。心态、角色、态度调整是海归创业前要做的第一件事。第二,政府除了对海归创业在税收资金上支持,还需要对海归进行本土化落地辅导和支持。目前,专门做海归回国后适应性训练和指导性工作的机构在国内还是空白,这个工作光靠海归个人悟性是很难的,需要机制引导海归的理念、技术、资本与本土对接。第三,让海归在创业中与本土传统产业对接。目前中国最需要的是建立在传统制造业基础上的技术嫁接,只有把传统制造业跟高科技、现代科技对接,中国制造业才会升级,一旦海归带来的海外最新技术与本土传统制造业企业对接好了之后,发展会很快,远远比一个完全新建的企业成功概率高得多。

“海归创业说到底是个文化融合问题。长期的留学经历往往导致海归创业者对中国基层情况认识不足,对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很多停留在类比猜测的层面,难于从本质上处理好中国复杂的‘关系网’,常在一些细节上纠缠不放而相对缺乏宏观意识,这些都是海归创业所出现的常见问题。”知名天使投资人杨歌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黄征宇认为,海归可以带来全球最好最先进的东西,但是也要解决好本土化的问题。现实情况是,海归们创业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怎么兼顾本土化和国际化。“例如我们现在做的海外投资项目,虽然我有很多哈佛、斯坦福校友,同时我也在白宫、硅谷、华尔街工作过,这些帮助我积累了很优质的人脉资源,让我可以接触到很多最优质的投资项目,但不代表每个项目都可以吸引中国投资者。”黄征宇举例说,宇沃资本就考虑了中国投资者偏爱房产的喜好,选择了房地产作为切入口,同时选择了位于硅谷核心地段、家喻户晓的苹果公司商业办公楼项目引入中国,以更好地贴近本土投资者对海外房产的认识和需求,只有这样才能将国际化与本土化很好地结合,促使项目获得成功。